产品搜索

产品分类

当前位置:首页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新闻

防腐木材质量的防护需要依靠第三方检测

发布时间:2011-12-03

防腐木材质量的防护需要依靠第三方检测

 

年近90,精神矍铄。没事就喜欢去琢磨北京和全国各地的木结构建筑,专挑有毛病的防腐木。从业主、供货方,到安装使用时间,只要能收集的信息他都一一记录。我国防腐木行业中就有这样一位较真的老先生,他叫郭惠平,一生从事木材防腐研究。在业内,他被人尊称为“郭老”。

 

郭老曾是铁道部科学研究院铁道建筑研究所木材研究室主任、研究员。他带领他的科研团队创建了一系列防腐设备和高效防腐药剂(如PCPCC{TodayHot}ACKF),并开展了数以万计的线路铺设枕木实验,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为我国木材资源合理开发和节约利用作出了重要贡献。

 

现在的郭老已经不再进实验室,更多的时间是在关注和思考行业的发展方向和遇到的问题。一生勤勉、尊重知识的郭老认为一切要用数据说话,他开玩笑说就连自己的岁数都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在铁道科学研究院的家里,郭老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为防腐木应用质量控制问题求解。

 

“不要把防腐木看简单了,应用和研发新产品一样,都要尊重科学。产品应用关系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尤其是质量监控,首先要依靠和发挥第三方检测机构的作用,同时还要有正确的使用。”郭老还特别强调:“防腐木产品的好坏不是用肉眼能看出来的。”第三方检测是关键我国最早的防腐木用于铁路系统的枕木和电杆等领域,当时只是将木材浸泡在防腐油里,这样出来就是我们看到{HotTag}的铁路上到处使用的黑色木材。郭老讲当时铁道部的产品质量要求只有15年,到时间就要换新的枕木。“我们那时也没人具体去测算铁路枕木的准确寿命,不过一般使用15年左右发生腐烂的并不多。郭老说话间还有些留恋当年那些工艺简单又耐用的黑色防腐枕木。

 

随着水泥枕木和水泥电杆的出现,用途单一的防腐木行业连同它的黑色枕木和电杆,甚至这些产品生产企业都一度被人们淡忘。只有在特殊的领域,如一些需要载重轻的铁路桥上还能看到黑油油的木头,而大部分生产企业的日子也一天比一天难过。直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欧洲防腐木产品进入我国木结构工程领域,防腐木的春天才再一次来临。

 

一时间,园林景观的流行和防腐木应用领域不断扩展和高利润,使防腐木行业一下膨胀起来。从事这一行业的企业从最开始的全国十几家迅速发展到超过200家,而企业的利润也随着下滑。这时一些以次充好、偷工减料的产品开始在市场上出现。经常在外地出差的郭老发现了防腐木应用中出现的问题。在为行业发展担忧的同时,他努力思考出路和对策。“防腐木是窄众商品,大多数老百姓不了解什么是防腐木,什么是合格的防腐木。由于防腐木的表面是浅绿色的,就有商家钻这个空子,拿偷工减料甚至拿只刷了层油漆的产品愚弄老百姓。”郭老继续说:“这就需要强制力来监督和控制防腐木的质量。”郭老的想法很快实现,由建设部和国家质检总局联合发布的《木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于200271日正式实施。其中第七章——木结构的防护为防腐木的使用划定了标准。郭老认为这个国家强制执行的标准已经足够详细,如果完全依据此生产和使用,防腐木的质量就没有问题。但问题出在目前大多数的业主、开发商所得到的产品检测报告多来自企业自身。有的企业有自己的化验室,而没有条件的企业则干脆“制作”一份检测报告。而这一份检测报告一般可以被企业用个两三年,来应付工程监理及客户。

 

 “第三方检测机构能够在这种情况下为产品出具公正、准确的检测数据。这样的检测报告才能够真正成为产品质量验收的依据。”郭老如是说。

 

据记者了解,国内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已不只一家,可问题并未就此解决。“《木结构工程施工质量验收规范》是建设部制定的,一些工程的检查验收也由建设部负责。但防腐木是新出现的行业,规模不大但非常专业,现实来看要建设部和国家质检总局这样的单位加大监督的力度还需要时间。”郭老进一步认为检测机构的专业性与质量监督部门的专业性同样重要:“从我走过的几家检测机构来看,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木材保护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无论从资质、设备、检测能力等方面应该是国内最好的,而其职能安排也决定它的检测报告是独立的和可信的。”在这样的形势下,如何能够将资源更好地整合,更高效地对防腐木产品进行监控,郭老也有自己的看法。能不能够让质量监督管理部门与第三方检测机构进行合作,依托检测机构的资质、专业设备、检测手段来为工程质量验收提供基础数据。这在郭老看来是加快提高质量监控能力的重要举措。

 

防腐木使用要合理在采访中,郭老也着重提到要合理使用防腐木,因为不合理的使用将会损害其防腐效果,浪费资源,有的还会造成污染。郭老表示有些防腐剂要限制其使用范围,例如混合防腐油和五氯酚只用于与地接触的房屋构件防腐和防虫,应用两层可靠的包皮密封,不得用于居住建筑的内部和农用建筑内部,以防与人畜直接接触;并不得用于储存食品的房屋或能与饮用水接触的处所。

 

郭老还介绍木构件在处理前应加工至最后的截面尺寸,以消除已处理木材再度切割、钻孔的必要性。若有切口和孔眼应用原来处理用的防腐剂涂刷。郭老说这样的使用要求还有很多,但由于防腐木窄众的特性,甚至一些工程师都对其使用不能全面掌握,至使有些项目寿命没有实现设计要求。

 

郭老对北京亚运村某工程由于使用不当而出现质量问题念念不忘。这个工程开始于1989年,作为当年亚运村中重点项目,对设计要求和供货时间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该工程需要1230米长的大木梁,每根木梁则由6040厘米宽,4厘米厚的经过CCA防腐剂处理的木板粘接而成。为了粘接整齐,工人把大部分防腐木板刨薄,找平。可当时施工的人却不知道这样做等于减少了木板防腐层厚度,降低了产品防腐效果。同时,紧张的工期也造成没有反应完全的防腐木就直接用到工程上面。这样理论上使用50年的防腐木在它的第十个年头就出现质量问题,最后不得不拆掉。

 

每当谈到这样的例子,郭老最想表达的就是无论生产还是应用都要讲科学。而这种严谨的态度与他的经历分不开。

 

郭老1918年在北京出生,由于年幼多病,他“占了便宜”,小学比别人多上了几年。上大学后,一位德国归来的教授,穿着一身用“木头”制成的西服。这种神奇的事情让他对林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此一生与木材结缘。

 

郭老第一次接触防腐概念是在抗日战争期间。为了提高战斗机的航程,需要给每架飞机配个“油篓”。油篓用竹材编织成型,外面再粘蒙皮。为了提高油篓的使用寿命,防虫蛀,当时的航委会就选择郭老来进行这项工作。提高竹材防腐能力的土办法十分简单:把竹子放入盛满氟化钠溶液的容器中,等绿色的竹叶变黄就表明竹子已经吸收了氟化钠,已经具有了防腐防虫的功能。抗日战争结束后,他分配到交通部,从事枕木、电杆及海港护木的加压防腐实验工作。60年过去了,作为我国第一代木材防腐方面的专家,郭老始终孜孜不倦为行业的发展贡献智慧。

关闭客服
在线客服